疑似川籍老人昏倒路边 川闽媒体联手帮其寻亲

发布时间:2017-01-09 06:21:49  来源:四川日报
编辑:刘波  

  老人把手机牢牢握在手里,似乎在等家人的来电。(图片由厦门日报记者林路然提供)

  观看视频了解老人近况,请扫描二维码

  疑似川籍老人因急性脑梗昏倒厦门路边,川闽两地媒体联手帮其寻亲——

  “想回家过年吗?”在福建厦门市第二医院神经内科重病病房里,护士长高艳琴大声询问一名躺在病床上的老人,老人原本呆滞的目光一下有了焦点,渴盼地盯着高艳琴,点了点头。

  截至1月8日,这名老人在厦门市第二医院的病床上已经躺了整整50天。虽然身体体征已符合出院标准,但他说不出自己的姓名和年龄,也记不清家的具体地址,更联系不上家人。病房里其他病员的家属进进出出,老人只能眼巴巴地望着……

  1月8日,四川日报民情热线记者接到厦门日报记者转来的线索,了解到这名在厦门市住院近两个月的老人来自四川,可能是泸州泸县或者达州人,可能姓“许”。如果你认得他,请和民情热线(028)86968696联系。

  □本报记者 袁婧

  突发

  老人病倒路边被送医醒来后无法正常言语交流

  “他牙齿不好,连蔬菜都咬不动,只能喝些稀饭、吃点肉松。”1月8日早上7点过,护工李建设正在给老人喂食稀饭。民情热线记者通过视频连线看到,老人一边吃稀饭,一边四处张望,两眼发呆,偶尔会对李建设笑笑。

  高艳琴告诉民情热线记者,2016年11月19日,这名老人昏倒在厦门市集美孙厝消防中队处的路边,后被120紧急送往附近的厦门市第二医院。

  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宋叶华介绍,接诊时即发现老人有偏瘫、混合性失语等症状,后对他进行脑部CT检查,诊断其患有急性脑梗。不排除老人有精神方面的障碍,但医院没有精神专科,所以无法对其进行鉴定和检查。

  目前,老人一日三餐、大小便都由护工李建设负责。老人所在的重病病房有6张床位,其他病员的家属每天进进出出,老人只能眼巴巴地望着,“看见其他病员和家人说说笑笑,他都会睁大眼睛直直地望着,好像很羡慕。”李建设说,眼看着要过年了,看得出来老人想回家。“他一直都不怎么说话,偶尔蹦出一个字、一个词。”高艳琴说,老人身高在165厘米左右,体重约有60公斤,年龄可能在60岁左右,身上没有任何印记。老人似乎也不怎么听得懂别人说的话,无法正常言语交流,只是每当问他想不想回家过年时,老人一定会点点头。

  据了解,厦门市第二医院为老人开辟了绿色通道,承担了老人近11000元的治疗费用。目前,经过治疗,老人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熬过了肺部感染等并发症,达到出院标准。但由于联系不上他的家人,老人一直住在医院里。

  寻亲

  老人身上仅有一部手机疑似来自四川

  老人被送至医院时,身上只有一部已经欠费停机的按键手机,他常常把这部手机牢牢握在手里,似乎在等家人的来电。

  经查,手机号码归属地为福建厦门,但没有实名登记。手机里只储存一个残缺的9位数电话号码:137799473,备注为“马”。同时,还有一条该手机号发给他人的短信,短信内容为“工地上班下班快过来”,手机没有显示短信发送时间。

  民情热线记者随后拨打了该条短信显示的手机号码,连续拨打几次后,一男子接听了电话。他表示不记得短信的事,只在打工中认识了一个叫“老许”的人,50多岁,四川泸州泸县人,但并不知道他的全名,且很久没有联系了。记者把老人照片发给该男子,但没有收到回复,再次拨打时一直无人接听。“我听他说过他来自‘四川’。”一直照料老人起居的李建设回忆道,从老人偶尔蹦出的词中,他听见过“达州”和“泸州”两个地名,也听到过“许”这个姓,但言语模糊。医院神经内科一四川籍医师证实,老人偶尔蹦出的一两个字确实像四川口音。

  李建设还说,他曾问老人“有无父母”和“有无弟弟妹妹”时,他点头;问他“有无哥哥姐姐”“有无妻子”“有无孩子”时,他却摇头。宋叶华分析,由于无法正常语言交流,摇头有可能表示他没有,也有可能表示他记不起了。

  在与老人视频连线过程中,民情热线记者发现,老人眼神总是显得呆呆的,而与其他病员床前相对热闹的背景音相比,老人空无一人的病床前显得越发清冷……

  民情热线记者已为老人的手机号充值,目前其手机已能正常接听、拨打电话。同时,厦门日报记者正在联系当地警方,调取该手机号通话记录,希望找到其家人的联系方式。

  老人基本信息

  身高:约165厘米

  体重:约60公斤

  姓氏:可能姓“许”

  年龄:60岁左右

  家乡:可能来自四川泸州或达州

标签:老人 达州 许 泸州 老许 第二医院 有无 病员 脑梗 地望
相关新闻



联系本网:电话 028-86968903 传真 028-86968650
即时新闻 >>
编辑推荐 >>